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一品探花:媳妇儿是帮派女老大全文试读精彩阅读精彩试读】主角章顺白晗

【一品探花:媳妇儿是帮派女老大全文试读精彩阅读精彩试读】主角章顺白晗

发表时间:2020-07-16 17:40:10    编辑:爱后余生
一品探花:媳妇儿是帮派女老大

火爆新书《一品探花:媳妇儿是帮派女老大》是余是白杭所创作的一本仙侠风格的小说,主角章顺白晗,书中主要讲述了:(原名《余白杭》,一二三章交代家国离殇大背景,觉得沉闷的可以跳到第四章看)扬州白家四小姐—乞丐—庆春班弟子—乞丐,余白杭前12年的命运也太坎坷了些,直到随手救了个老神仙,成为聚义堂人人欺负的小弟。师父助其开外挂,一挑一百零八,大梦一场醒来,余白杭已经是聚义堂继任大当家了。“师父,别闹啊,我是个女孩子,我不行的呀...”给兄弟们娶媳妇,做生意,出海贸易,余白杭带领聚义堂稳居商税榜前五。后来,19岁的帮派女老大,遇见20岁的知府帅探花,从此在见面就掐的日子里,把玻璃渣都化作蜜,携手仗剑闯天涯。一向风雨里闯荡,女扮男装多年的纯糙汉子却被20岁的知府大人横抱起来,“余白杭,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不许逞强。”

...

作者:余是白杭 状态:连载中 类型:仙侠
立即阅读

《一品探花:媳妇儿是帮派女老大》 小说介绍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一品探花:媳妇儿是帮派女老大》的小说,是作者余是白杭创作的仙侠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 清明后谷雨前,大批的雨前龙井正逢此时开采。聚义堂的人要去龙井村帮忙采摘、计量和运输,江先生也去了。正好前几日春香说烦闷,想去郊外 ...

《一品探花:媳妇儿是帮派女老大》 13.龙井问茶

清明后谷雨前,大批的雨前龙井正逢此时开采。聚义堂的人要去龙井村帮忙采摘、计量和运输,江先生也去了。正好前几日春香说烦闷,想去郊外走走,便一道和余白杭来了龙井村茶园。

雀舌未经三月雨,龙芽已点上时春。

昨日下了一夜小雨。清晨,抬望眼,满山晴翠,接连万山茶香四溢。薄薄的云岚似天边仙娥的披帛,缠盘于人间身着翠色衣衫少女的腰间。

采茶,讲求“早、勤、嫩”,身着白短衣蓝裤子的采茶女戴着斗笠,掐捏茶蕊于手心,轻盈地转个腕子,好像已经看到井水冲开的两叶一心舒展开,浮于水上的香气了。

丁春香穿的是霜白雅士衣,上绣几支幽兰纹样。衣袂飘飘,玉带善舞,轻盈笠帽下垂下一周白纱,行走在微雨过后的茶园间,宛如倾世仙子。

余白杭走在春香后面,见兄弟们怎么都不干活儿了,这帮小子们......

余白杭边咬着杏子边问,“春香姐美吗?”

挽着袖子采茶的少年们都仿佛看见仙女下凡一般,“美——”

然后脸上就被扔了个杏子核,“美也是我的,一个个呆头鹅似的,都好好干活儿去!”

安置春香在茶园中的亭子坐下,茶园的租户郭嫂子给余小爷和丁姑娘倒上一杯新杀青的龙井。

丁春香懂茶,余白杭就只会说“真香!”

郭嫂子乐了,“小爷你这是蛮牛似的喝法。”

余白杭还狡辩,“那牛喝了也不会说香啊。”又看看侧旁的春香姐,装模作样地学了起来。

郭嫂子坐下,看着满山辛勤的采茶女,像余小爷说说这其中的门道。

“今年茶园又是丰年,只有这里的白沙土和游丝水才能培育出正宗的狮峰龙井,你看这茶色,要成黄绿相间的糙米色,气味散发出兰花香,才是上品。”

余白杭咕噜咕噜又来一杯,“我喝到了,我喝到了,我喝到兰花香了......”

春香掩面笑了,前些日子戏楼里的那些苦闷愁思都随着这满目春山凝翠和茶青淡黄之间消解了。

郭嫂子家的小儿子平儿刚会跑了,余白杭跑过去逗平儿玩儿。

“平儿长这么大了,上次见的时候还被你娘抱着呢,来,哥哥抱抱,看你多重了。”

余白杭抱孩子玩得开心,可把丁春香吓坏了,你也把小孩儿举得太高了,别摔着孩子!

跟小孩子玩一会儿就累得不行,余白杭看来也没有带孩子的天分,还是放下小平儿,回来坐了。郭嫂子笑笑,“余小爷,你既然这么喜欢孩子,那你就和丁姑娘生一个呗,你打算什么时候娶丁姑娘啊?”

额......

这题超纲了呀,我只是抱了下孩子!我我我,我也只是个孩子呀......

丁春香知道余白杭作难,他脸都要羞红了,便自己答了。

“他呀,还没玩闹够呢,我也懒得管他,等他玩够了,会回家来的。”

余白杭尴尬笑笑,随着附和几句,然后赶快去茶园找兄弟们了。

还是没瞒住江先生,江先生还是知道那日柳小姐口头退婚的事情了,近几日都低沉得很。

余白杭思来想去还是得向江先生开这个口,但江先生一直在前面快步走着,故意躲着自己。

余白杭还是跨过一丛茶树,跳下来堵住江先生的。

“江先生,你不要不理我嘛,这柳小姐性子倔,我再给你寻个更好的姑娘。”

江霖回头,“小的怎么敢生老大的气,我是气自己,入不得柳小姐的眼。”

“可不能这样想哦,你是很优秀的,是柳小姐...”哎呀,这余白杭也不能因此说柳小姐的坏话,却只能先安慰江先生了,“谁也不是谁的问题,只是你们俩缘分未到。做人最重要的是要有自信。”

江先生丧气满满,“做人最重要的是要有自知之明。”

倒把余白杭噎得没话了,江先生掉头,余白杭又从后面追上,“是...是要有自知之明,但是还是要往好的方向看嘛。你就说你,刚进聚义堂的时候什么职位,拿多少工资,现在短短两个月,你就凭着自己的才华,已经是聚义堂总账房了,拿年薪的。所以你要有信心,你的潜力很大的!”

结果江先生并未领情,而且他也不明白为什么余白杭特别爱激励员工,他自己的事情想自己慢慢消化,不喜欢别人干涉和催促。

那好吧,余白杭还不想管呢,说要给江先生再寻一个适龄的良家女,他也说现在不想考虑这件事,余白杭白热情了。从龙井村回来后,余白杭送春香回了西泠,回聚义堂的路上看到很多人围在清波门,不知道看什么热闹呢。

余白杭挤不进去,只能听见前排的小孩子们戏笑。绕了半圈还是挤不进去,我堂堂余小爷还有看不成的热闹?余白杭一气之下跃上清波门牌坊,你们这些熊孩子对国际友人也太不友好了吧,笑得有点过分了吧?

这外国人倒是和杭州城里常见的不太一样,和清波门的挑柴夫学挑柴,却因平衡不好几次差点摔了,惹得围观群众哈哈大笑。头发说不上是黄还是红,满脸的红胡子,余白杭想到的是“虬髯客”,底下熊孩子们却笑他是“孙猴子”。不是,单说这说法余白杭就不乐意,你们怎么能叫齐天大圣为“孙猴子”呢?

“别笑了,都别笑了!”

余白杭“从天而降”稳稳落在人群正中,把那些带头笑话人的大人小孩都驱散开,让那些挑夫也别笑了。

“余小爷,不是我们笑他,是他偏要来学挑柴担,结果个子太高了,平衡力不好,像是孙猴子喝醉了一样......”

“就你会挑,赶紧干你的活儿去吧。”谁也不敢不给余小爷面子,把大个子的扁担接过来,继续挑柴去了。

余白杭走过去看看这个虬髯客,“嘿!会说汉话吗?”

这个外国人会说一点汉话,可是刚才路人的哄笑他没听懂,却也有些尴尬,还谢谢这位公子救了他呢。

“我会说一点,但我说得很慢。”

余白杭听出来很慢了,“你是哪里人啊,来杭州做什么?”

大个子从怀里掏出本《马可波罗游记》,“我从小就向往神秘的东方,还自学了汉话,终于踏上了这片神奇的土地。”

为什么他说话跟唱歌一样?余白杭听着听着都不由自主侧着头,想象他生活的背景。心中疑虑,却更多的是好奇。

“前面就是我家,去我家里坐坐,喝杯茶吧!”

自从尼古拉来到聚义堂,聚义堂的兄弟们最爱搬个小板凳听尼古拉讲述他的家乡,和这一路上的奇闻异事了。

江先生很快就学会了几句尼古拉的母语,刘诚边听边速记,何严在一边极尽想象力做配图。几天下来,这几个人都能编出一本《山海异闻录》了。

不过余白杭还是没有记住尼古拉是从哪个国家来的。

“大不咧咧?比锡兰山还远吗?”

“是大不列颠,比锡兰山还远。”

余白杭双手撑着脸,一脸难得的软萌,平时从来不读正经书,听起这山海异闻来倒是津津有味。这甜食果脯一碟一碟地下肚,何严都要从厨房到厅堂跑断腿了。

“那比苏门答腊呢?”

尼古拉耐心解答,“不是一个方向的,我们是西方。但比苏门答腊还远。”

“西方...我听过最远的就是天方了,比天方还远吗?”

尼古拉可是吃不下了,连连摆手拒绝余白杭递来的吃的。

“是的,比天方还要远。我随商船来到泉州港,走了一年多的时间。”

吓得余白杭一口又塞了好几个盐渍桃肉,“要走一年多?那你们要在海上生活那么久啊?”

“我们也是一路走走停停,和各大港口做贸易,像你说的这些国家,我几乎都停留过,就算没有停留,也途径过。”

做生意啊,这可是正经事儿,余白杭又抓了一把果脯,往前坐了坐,更仔细听了。

“在泉州港,做什么生意啊?”

“红茶,瓷器生意。”其实尼古拉也是跟着舅舅,第一次出海,也有很多前所未见的新奇呢。

都是很常见的东西嘛,也并没多稀奇。听说近年来泉州港的海商发展得可好了,原来都和这么远的地方开始贸易了,那余白杭可不能放过这个机会。

“我以为是什么好东西呢,武夷岩茶固然很好,但你来杭州转转,杭州的绿茶、丝绸和瓷器都很有名的,你可以来杭州和我贸易啊。”

尼古拉喝过狮峰龙井后,确实感慨天赐甘露,余白杭还听他念叨着什么主啊神的,想来,大概和我们的玉皇大帝差不多吧。

但这事儿尼古拉说了不算,“可商船是我舅舅的,我只是单纯跟着商船来玩的,我自己也没有接触过海商贸易,不知道有没有售出的渠道。而且,我舅舅是荷兰人,荷兰的商船只能停靠在琉球和泉州港,好像和你们大政做生意,有很多限制,不知道能不能停在杭州港。”

“荷兰?”余白杭胆子这么大的人,听到荷兰也有些犹豫了,现在小国姓爷正在琉球与荷兰打仗呢。

尼古拉生怕余白杭误会,连忙解释。

“我外祖父的祖辈是荷兰的海盗,但是到外祖父这代就改做正经海上商人了,后来我的母亲嫁到大不列颠去,我是在那里出生的,所以我对荷兰的感情没那么深,我是绝对拥护和平,我没有侵略性的。”

余白杭倒是真想和尼古拉做生意,听说这大不列颠光是首都就有四十多万的人口,王室贵族更是不计其数,每年的享乐花销数目惊人。如果把上等的茶叶、丝绸和瓷器包装成来自东方神秘而奢侈的礼物,那得赚多少钱啊?

聚义堂的生意为什么受限制?还不是因为没有自己的商船贸易,产品只能内销,不能卖到远的地方去。余白杭越想这块自己吃不到的肥肉就越心痒痒,不行,我必须申请到海商贸易的通行令。

一品探花:媳妇儿是帮派女老大
余是白杭/著| 仙侠| 连载中
火爆新书《一品探花:媳妇儿是帮派女老大》是余是白杭所创作的一本仙侠风格的小说,主角章顺白晗,书中主要讲述了:(原名《余白杭》,一二三章交代家国离殇大背景,觉得沉闷的可以跳到第四章看)扬州白家四小姐—乞丐—庆春班弟子—乞丐,余白杭前12年的命运也太坎坷了些,直到随手救了个老神仙,成为聚义堂人人欺负的小弟。师父助其开外挂,一挑一百零八,大梦一场醒来,余白杭已经是聚义堂继任大当家了。“师父,别闹啊,我是个女孩子,我不行的呀...”给兄弟们娶媳妇,做生意,出海贸易,余白杭带领聚义堂稳居商税榜前五。后来,19岁的帮派女老大,遇见20岁的知府帅探花,从此在见面就掐的日子里,把玻璃渣都化作蜜,携手仗剑闯天涯。一向风雨里闯荡,女扮男装多年的纯糙汉子却被20岁的知府大人横抱起来,“余白杭,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不许逞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