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非情深不玩命精彩阅读大结局 许若言小妞完结版小说在线试读

非情深不玩命精彩阅读大结局 许若言小妞完结版小说在线试读

发表时间:2021-03-28 02:24:36    编辑:胖九
非情深不玩命

完结小说《非情深不玩命》是枫夜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许若言小妞,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感情也有真和假,是真是假又如何,恋人会真的为爱付出,爱的死心塌地吗?...

作者:枫夜 状态:已完结 类型:言情
立即阅读

《非情深不玩命》 小说介绍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非情深不玩命》的小说,是作者枫夜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慕斌骐说完,便下了舞台。寻了个昏暗的角落坐下,沐遥目光所及的地方,并不见慕斌骐的身影。“我不知道大家喜欢听什么样的歌,要不,你们点 ...

《非情深不玩命》 第八章慕斌骐

慕斌骐说完,便下了舞台。寻了个昏暗的角落坐下,沐遥目光所及的地方,并不见慕斌骐的身影。

“我不知道大家喜欢听什么样的歌,要不,你们点,我唱,怎么样?”许是慕斌骐给了自己些勇气,沐遥竟大胆了许多。

“来首温馨点的歌,行吗?”

同样是因为慕斌骐的缘故,客人跟沐遥说话的语气都温和了许多。

温馨一点的歌?

沐遥清了清嗓子,也没报歌名,便握紧话筒唱了起来。烂记于心的旋律与歌词,沐遥从未在人前唱起过,是害怕抑制不住自己思念的情绪,便会不小心落下泪来。

M传说中手上有

轮回的印

相握时便能够

记起曾经

冰冷的夜里

听窗外雨声淅淅

凛冽着侵入梦里

一场雨留下了孤独的翼

载着云的梦飞在风里

谁的身影还在那桥边独立

品味这天地余墨染风景

有些人在生命里来来去去

留下些痕迹如笛声轻起

眉目间总是有淡淡笑意

说忘记吧

那段忧伤回忆

请让我抱住你

永不分离

好让我留在你

的生命里

路人或过客

我不会计较妒忌

只要我在你心里

一场梦带走了相识的云

午后天空总是很小心

用画笔勾勒出的你满是笑意

孤单的时候偷偷想起

无论你走多远我会在原地

等着你轻轻地把我抱起

风雨后梦会长出翅膀

能想我吗?

爱我会很容易

曲终,现场先是几秒的静默,而后激烈的掌声充斥着沐遥的耳膜。

沐遥眼含着泪淡笑,浓艳的妆依旧不掩其白百合那般的纯洁。

慕斌骐应该还在听自己唱歌吧?这首出自一位旧友之手的歌,说是让自己起名,还没来得及告诉他,就已经离开,至此再无联系。似乎仍是那么伤感,也不知道慕斌骐是否喜欢。

沐遥心里想着,目光亦在人群中搜索着,希望能够看到慕斌骐。

慕斌骐在曲终掌声最响的时候离开了那个角落,心却再也沉不下来。

除了慕斌骐,台下的人群中,还有一个从见了沐遥一面后就对其虎视眈眈、垂涎三尺的人。

这人自是沈炎。

沐遥在台上越来越自如,也越来越得到宾客的认可。

沈炎伸手轻扶着下巴,心下暗忖着:“看来这个妞来头不小,慕斌骐竟然亲自露脸帮她,要真的是慕斌骐的什么人,这可就难办了。”

面色凝重,沈炎凝思了不久,猛地像想起了谁一样,沉着的脸立时舒展开来,并有丝丝的笑容隐约可见。

就这么办!

做了决定,沈炎不做耽搁,随即朝着后台休息室走去。颜色虽不是灵川市最大,却是最繁华的一家酒吧,几乎每个夜里,都是人满为患。

沈炎自是这里的常客,只是碍于自己与慕斌骐不合,不敢在人家的地盘上造次罢了。

也不知道牡丹那女人现在怎么样,眼见着自己的地位就快被别人给取代了,按照她的性子,估计若是不在后台砸东西,也应该会随便找个人来骂解气了。

果然,当沈炎行至后台休息室,远远的便听见牡丹气急败坏的声音。

“该死的许若言,自己跟我作对也就算了,竟然还找个人来一起跟我作对,她沐遥唱歌好听是吗?老娘就整的她不能唱歌。”

旁边似乎有人在劝。

“牡丹,你跟她有什么好计较的,放心吧,没人能取代你的。”是个女人的声音,唯唯诺诺的,一听便知是牡丹身边的人。

“啧啧啧,原来我们的牡丹小姐也会这么担心的时候啊,听听、听听,外面这小姑娘的声音多迷人。”

沈炎站在门口,双手抱胸,以一种事不关己看热闹的姿态嘲讽道。

这对牡丹的火爆脾气而言,讽刺无疑是火上浇油。

“哎呦,我们的沈大少爷今天怎么有空来啊?不知道是不是听说颜色来了个小妞,来尝尝鲜啊?”牡丹亦是不甘落后。

沈炎的面上露出一丝邪魅的笑容,瞥眼看了看四周的其他人,示意牡丹让周围的人回避。

“你们先下去,我要一个静静。没有我的允许,谁都不能进来。”与沈炎相识多年,单凭一个眼神,已然能够猜出沈炎想要表达的意思。

待旁人退去,牡丹竟自坐了下来,面对着梳妆镜,对沈炎爱答不理的样子,冷冷的道:“说说吧!有什么法子?”

沈炎也不绕弯子,踱步至牡丹的梳妆镜旁,饶有兴致的道:“那个妞不错,我可盯了她很久了。”

“本性不改,果然是一看见漂亮姑娘就不放过。告诉你,她可是慕斌骐的人,你敢动她?”牡丹依旧不改最初的嘲讽语气。

听到慕斌骐,沈炎便是几千几万个不服气,极度不屑的道:“她是慕斌骐的人又怎么样?我照样做了她。”

“你可别说气话,刚刚那场景你又不是没看到,要沐遥真的有个什么三场两短的,估计一个许若言就够你受的了。”

牡丹漫不经心的回道,倒也是说的事实。

许若言。

沈炎听了一怔,这个女人竟然已经混到这个地步了。

“哎哎,你怎么了?怎么一听我说到许若言,就跟个傻子似的。”牡丹见沈炎一副魂不在焉的样子,推了一把沈炎。

“啊!没、没怎么,我在想沐遥跟许若言和慕斌骐都是什么关系,怎么他们两个人都要这么护着她。”沈炎故作镇定的说道。

说起沐遥的来历,牡丹浓艳的面上也泛起了难色。

“我也不知道,只是听说是许若言的表妹。”

照沈炎对许若言的了解,并不曾听说许若言哪里还有个表妹,从最初在颜色与之相识,就只知道她有一个很要好的姐妹,而且不是亲生的,可是那个早就死了。

从那以后,许若言就一直是一个人。即便是如此,也从没人敢来骚扰她。

大家心知肚明是由于其后台的不是他人,而是慕斌骐。

“不想这个了,好久没跟你亲热了,也不知道你这娘们,有没背着我去玩啊?”沈炎说着,一只手已经不安分的伸至了牡丹的衣服内。

“去!你不是天天在外面找女人吗?还惦记我呢?”牡丹拍了一下沈炎的手背,不厌其烦的问题,每一次在必要或者不必要的时候,都会被问一遍。

沈炎不安分的手迅速收回,面露邪邪的笑容,很是享受的表情。

“这不一样啊!外面找的那些,只能一次两次什么的,次数多了就没意思了!你呢,是怎么都玩不厌的。”

沈炎勾起牡丹的下巴,温柔的说道。

屡试不爽的谎言是应对牡丹这个问题的必备答案,像是一场游戏,两个人都在不厌其烦的玩着。

沈炎勾着牡丹下巴的手,很轻易的就够着了自己想要寻找的东西。

牡丹微闭双眼,很束缚的样子。透着些女神味道,让人血气喷张。

沈炎只觉身体一阵温热,再也忍不住,拉起牡丹,俯身向前。

牡丹也不反抗,静静的等待着沈炎的身体。

舌头长驱直入,直捣牡丹的齿龈。

牡丹能够感觉到沈炎身上温度,享受之际,还不忘勾起了嘴角,露出一丝狡黠的笑。

对于男人,她自知有这个魅力。

沈炎忘情的看着眼前的美女,手当然也不闲着,依旧在牡丹的身子四处游走。似是带着电流的手,每触碰到牡丹的身体,就会引得牡丹一阵战栗。

“哎呀,你真的好坏!”牡丹推开沈炎,娇嗔道。

沈炎笑了笑,目光向下,见牡丹穿的是短裙,眼睛就这样直勾勾的看着,赏心悦目,很舒服。

“羞什么啊,又不是没见过。”

“去,你就不能温柔点!就这么大胆,你给我去买?”牡丹不满的怨道。

沈炎又是邪魅的一笑,一只手将牡丹楼入怀,另一只手则去扯自己的衬衫。

一切都在按部就班的进行,沈炎的裤子退到了膝盖,而牡丹也很配合的躺上了梳妆台。

算起来,是有很长一段日子没有来见牡丹了。

正待沈炎要挺身进入的时候,不想休息室的门从外被人推开了。

就算是再大胆,也不能让外人见了赤身裸体的样。

沈炎赶忙起身,慌张的系上裤子,可是已然来不及,这一幕尽入来人的脸。

更何况,来的人并不是其他,而是一小时以前,在颜色崭露头角的沐遥。

牡丹似是不在意,无所谓的起身,自己反手扣好了衣服上的纽扣。

倒是沈炎,显得很焦虑。一时间被情绪冲昏了头,竟然没有注意到前台的歌声已停。

沐遥更是尴尬不堪,进退两难。

“对、对不起,打扰了!”沐遥很小心的说道,语气轻微,带了些酸涩。

“沐遥,不是这样的。”沈炎冲着那一次沐遥主动来找自己,自知在沐遥的心里有些许分量。

或许解释解释,骗了沐遥的真心,能更容易的引得她上钩。

沐遥一愣,呆呆的看着沈炎。

不是这样的?是什么意思,沈炎是在跟自己解释什么吗?

沐遥这样想着,低头不语。

沈炎见沐遥不应,心下暗喜,只要她一犹豫,就有机会。

“沐遥,你可以下班了!”

还没等沈炎接着说些什么,沐遥就听到身后传来胖主管的声音,现在已经时近午夜,明早还要上课,也是该走了。

眼下的尴尬境地,也幸得胖主管给自己解了围。要不倒真个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了。

“我只是来换双鞋,你们继续。”

沐遥说着,从休息室的一旁寻了双平底来不及换上,便仓皇离去。

脸颊绯红,像火烧一般。

沈炎与牡丹在休息室里的窘态却留在脑海,迟迟不去。

非情深不玩命
枫夜/著| 言情| 已完结
完结小说《非情深不玩命》是枫夜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许若言小妞,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感情也有真和假,是真是假又如何,恋人会真的为爱付出,爱的死心塌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