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战重楼
战重楼

战重楼 就是一坨屎 著

已完结 冷之寒高塔

更新时间:2021-10-13 20:30:18
经典小说《战重楼》由就是一坨屎所编写的玄幻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冷之寒高塔,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重楼百层,每层皆有人把守,百层之上就是神界,跨越百层即可成神!可神到底是什么?...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一转眼,就是冷子寒重新回到九域大陆的第三天,这一天恰是楼试开始的时候。

每年的这个时候都是九域大陆的盛会,几乎每个域的修行者都会在这一天集中在他们各自域内的重楼门前,等待着楼试。

三天的时间里,冷子寒也不光打坐,对自己的处境也略微打探了一下。此刻他身在的地域,不是别处,正是他上一世的老家徐州域。

不过听说此时的徐州域已经今非昔比,与当年人才辈出,强者如林的徐州域相比已经落寞了不知多少倍,在九域当中可以算作垫底了。

冷子寒想想就觉得郁闷,想他上辈子在徐州域做域王的时候,徐州域那是何等的强盛,即便是以一敌二也绝不落下风,不过此时他也顾不上这些了,元力恢复的速度不容乐观,几乎和重新修炼没什么俩样。

三天,元力值只达到三百,这对他来说简直是杯水车薪,甭说重振当年雄威,就是重楼十层也是别想过去。

看来他不得不动用那招了

叮当,叮当,叮当小镇内部的钟声敲响,这是召集修行者集合的号令。

冷子寒从睁开双眼,他缓了缓有些坐的发麻的双腿,走出了训练营。

冷子寒所在的小镇在徐州域里比较偏远的地方,而重楼则在徐州域的域都城外,这迢迢千里即使靠飞也得十天半个月,所以几乎每个城镇都建立了可以瞬间传送到域都的传送阵。

而小镇的传送阵则在小镇的中心广场,三声钟响也是叫人们到那里集合,准备前往域都城外。

没有人与冷子寒结伴而行,因为这届新人里,只有他一个是孤身一人,其他的孩子此刻怕是都在父母的陪伴下吧

冷子寒心里微微有些失落,想自己上一生就是孤单一人,这辈子又是这样,看来他这个人命里注定就是一个孤独的人,不过,好在他已经习惯了

试练营到小镇只有几里之遥,冷子寒很快就赶到了这里,而且这里果然如他所想那般,广场上挤满了人有的不光带上了父母,甚至把七大姑八大姨都带上了。

可见此时九域大陆的人对修行者的重视已经达到什么样的地步,如果哪个孩子成功的突破重楼十层,然后被大城市里的修行门派收纳,那绝对是件光宗耀祖的事情

又是三声钟响,传送阵亮起了一道通天光柱,拥挤的人群涌入光柱之中,张劫也随着人流钻了进去。

仿佛只是一瞬间,冷子寒的身影便从千里之外的传送阵中的光柱里走出,他身后光柱里人影闪烁,然后不断有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但是每个从里面走出的人都不会马上离去,而是都会停留数秒,对着面前的景色赞不绝口。

只见无数个雄伟壮丽的宫殿楼宇耸立人们面前,星罗棋布般的围绕着重楼之塔而建,还有那如同山岳般高大的域都城墙,它们都是如此高大雄伟,可是在高到望不到顶端的重楼宝塔面前,它们便如同蚂蚁。

说实话,每一回看到这座可以称为通天之柱的重楼宝塔,冷子寒都会耸然动容,虽然他早已征服过它,但是这并不能让冷子寒内心那种敬畏之情有分毫的削弱。

如今,故地重游,这里的繁华景象更胜于前,只是这重楼宝塔那股威严气势依旧让人无法直视

建筑物群与重楼宝塔之间有一片开阔地,从徐州域四面八方赶来的修士都会先集中到那里,冷子寒也马不停蹄的向那里赶去。

很快他从犹如迷宫般的高阁楼台中钻了出来,这时重楼门前已经是人山人海,而像冷子寒这样的新人只能站在最外围。

进入重楼的顺序几乎是按照元力值高弱判定的,除非你是修行家族,或者是王公贵戚,否则就得乖乖的排在比你强的人后面去。

冷子寒此时有多少斤两自己清楚,所以索性就在人群的外围闲逛,反正也不着急,楼试时间在七天,他总能进的去。

可是没想到,冤家路窄,他在人群里乱钻,却与林涛那小子撞个正着,此时林涛被一群人簇拥着,他父亲也就是小镇镇长林自满也在里面,父子二人正眉开眼笑的不知道正胡吹什么大气呢

冷子寒本来想要躲开,不放没想到那林涛眼尖,在冷子寒刚刚转身之际,叫住了他。

哟,这不是张劫吗?

冷子寒站住了身子,转过脸,笑而不语的看着林涛。

记住,以后我不叫张劫,我名字叫冷子寒。

什么冷子寒,冷子热的,难道你换了个名字就不是废物了?

果然这林涛一开口就不说人话,冷子寒也懒得理他,转身就要离开,林涛的父亲却在这时候说话了。

我说张劫,你说你一个孤儿老喜欢凑什么热闹,你父亲咋死的你不知道?就是喜欢瞎凑热闹,跟人去当什么山贼,咋样,最后不让人把脑袋都砍了吗?

冷子寒握了握拳头,但是他依旧没有发火,声音平缓却带着不容置疑的语气重复道:我说过,我叫冷子寒。

行,行,你叫冷子寒,行不,我说儿子,咱也别跟这样的货色比,咱们不是自降身份吗?

一番话说得林涛直点头。

这样的货色?冷子寒脸上又露出了孤傲的神态。跟这样的货色比,你敢吗?

只见林自满和他的亲朋好友们闻言皆是一愣,随后爆笑不止。林自满笑的眼泪横流,弯腰捂肚的,用手指点着冷子寒的眉头说道:就凭你?跟我儿子比?也配?

冷子寒不理他人,只是盯着林涛说道:怎么不敢?

林涛冷笑道:比什么?

冷子寒指了指那高不可攀的重楼宝塔说:比它!

人群里又响起一阵哄笑声。

冷子寒,这样的赌约,你可是自讨苦吃,输了怎么办?

当着全镇的人的面输的人磕三个响头!

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可别反悔!林涛成竹在胸,冷子寒对他来说几乎算不上威胁,一个废物,一个天才,世上有天才输给废物的道理吗?

一言为定!

言毕,冷子寒冷笑一声,转入人群,最后身影完全消失在林涛等人的面前。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