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罪恶命轮
罪恶命轮

罪恶命轮 枕醉江南 著

连载中 黄逍余夕瑶

更新时间:2021-10-13 20:22:21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罪恶命轮》的小说,是作者枕醉江南创作的玄幻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双月大陆之上仙国众多,每一个国度,都曾诞生过仙人。在这个无仙的时代,传闻有三本仙经《登仙大道》、《极乐宝典》、《无字真经》,修炼到极致,便可成仙。十方宇宙中有三千世界,七星连珠之夜,古墓派传人黄逍在婺山误闯域门,从地球穿越到了双月大陆,发现此处的修炼功法和地球大为不同。黄逍为了重返地球,用尽一切办法,从此命轮回转,身不由己…… 黄逍身怀与众不同的地球先秦修炼体系,在双月大陆上叱咤风云。在先秦修炼体系中,人体是一座大宝藏,人的一生都在苦海中浮沉,苦海上有一座命盘,其中流淌着生命之泉,当泉水上架起神桥,便可到达彼岸。然而,彼岸只是开发自身宝藏的第一步……...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清香幽幽,欣兰院恢复了宁静。院中只剩下黄逍三人,余夕瑶长叹一口气后累瘫在了凳子上。院子里响起了几声掌声,黄逍笑道:“余大小姐棋逢对手,打得难解难分。”

余夕瑶稍显得意:“与我旗鼓相当的年轻人,就算在地球上也很少见,黄逍,你见到我的厉害了吧?”

黄逍点点头:“的确厉害,这么精彩的菜鸡互啄我已经很久没关注了,你还有进步的空间,再努努力你的功力就能到我的十分之一。”

“你……你……”余夕瑶明白黄逍在取笑自己,她大战了一场心情难得好了一些,又被黄逍这么一说顿时不高兴了:“黄逍,就你有本事,就你会欺负我。”

“黄兄,余姑娘,当下最重要的是三日在之后的竞技大赛,如若获得了前三名……”慕容琇说道。黄逍若有其事地问道:“你是说,获得了前三名,就去玉虚仙洞里把剑刻挖走?”

“慕容公子才不会像你们古墓派一样到处挖东西。”余夕瑶啐道。

“我只想学习剑刻,并不一定将它带走。”慕容琇目的非常明确,不过,他确实动了挖走剑刻的想法,一定可以卖很多钱或者换其他功法。

“慕容兄,你的剑刻有下落了,我们的域门呢?”黄逍可不会平白无故帮助慕容琇。

慕容琇想了想,笑道:“只要我学到了剑刻,就算此处的域门不能用,我也帮你们找下一处域门。”

“也就是说,这里的域门不能用了?”黄逍问道。

慕容琇想了想,认真地说道:“开启域门不是一件的事情,需要大量的能量,还得有精确的下界坐标,而你所在的下界连坐标都不知道。”

“慕容琇,你又骗我。”黄逍冷声道,看来又被人白白利用了。

“我们只是各取所需。”慕容琇摆了摆手上的玉牌,里面有黄逍杀登仙门弟子的影像,这让黄逍无话可说。

“慕容公子,我们回不了地球了?”余夕瑶怔怔地问道,刚刚打起精神的整个人像是又瘫软了一样。

“只要找到你们所说的地球的坐标,就能从域门回去。”慕容琇回复道。

“我们哪知道坐标啊,回不去了,回不去了……”余夕瑶喃喃,双目无神,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久久之后,慕容琇安慰了余夕瑶,并且提出了他的最新想法——让黄逍化妆成余夕瑶参加竞技大会。一来黄逍和余夕瑶都来自下界,他们的功法有相似之处,二来黄逍实力强劲完全可以成为前三名,而且慕容琇要求黄逍将剑刻挖出来。

黄逍根本不会答应慕容琇,盗取剑刻等于与登仙门为敌,这和杀登仙门门徒的性质是一致的。

“慕容兄,你想得挺美,有没有流口水?”黄逍冷声。

“你们回下界暂时无望,但有一件东西,我想黄兄应该会感兴趣。”慕容琇当着黄逍的面,取出了一张羊皮纸。羊皮纸上也刻着一副剑刻,乍一眼看去让人入神,黄逍不由得脑海中多了一个在甩剑的小人。

慕容琇马上将羊皮纸收了起来,黄逍看得意犹未尽,在慕容琇的提示下才明白,这竟然是《登仙大道》之中的其中一幅剑刻!

“以此作为交换。”慕容琇问道,二话不说,将羊皮纸撕成了两半,一半给了黄逍。慕容琇又笑道:“事成之后,你不但可以学到登仙门分舵的剑刻,也可得到我手中的剑刻,何乐而不为。”

黄逍作为古墓派的传人,宝贝见得多了,他认定这张剑刻很不一般,答应道:“好,一言为定!”

“黄逍获得了好处,我也要好处,我要比他多才行。”余夕瑶急忙说道。

“可以。”慕容琇答应,“余姑娘想要什么,只要在下能力所及一定答应。”余夕瑶没想到慕容琇这么爽快,可她真没想好讨要什么,她想了想说道:“我不学剑刻什么的,我昆仑派多的是。”慕容琇联想到了余夕瑶的处境,笑道:“在下将带余姑娘摆脱登仙门,去找千飞鹤,如何?”

“好,还有,等我们离开了这里,你要好好教训一下黄逍,这个人太坏了。”余夕瑶又补充道,对着黄逍露出愤愤的表情。余夕瑶又开始胡乱吩咐人了。

“你以为这里是昆仑呐,谁都该听你?”黄逍呛了一口。

慕容琇答应了余夕瑶,淡笑道:“一定。”

时间不知不觉来到了晚上,分舵内一如既往地安静,时而有几个守夜弟子在巡逻。然而,在分舵深处的一处玉床上,一个穿着奇怪的尸体横躺着,这是男性尸体,短头发,高鼻梁,穿着奇怪的破烂衣裳,露出古铜色的肌肤。尸体上伤痕累累,像是摩擦又像是灼烧的伤痕,在尸体的胸口有一块宝玉,宝玉散发着微光。

不多久,出现了三个女人的身影,以一人为首,另两人是随扈。为首女人莲步款款,缓缓靠近了尸体,她身材匀称,举手投足之间有一种温婉内敛,正是刘婧依。

刘婧依摸着尸体胸口的宝玉,呢喃道:“果然是好玉,能够聚集灵气,和余夕瑶身上的那一块一模一样。不过下界的玉再好也比不过上界的玉。”

接着,刘婧依又把手搭在了尸体上,顿时,她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诧,一双黛眉缓缓皱了起来,低语道:“怎么会这样,太不可思议了。”

女随扈急忙问道:“刘师姐,到底怎么了?”刘婧依说道:“真是出人意料,这个人还没有死,还有微弱的呼吸。”

“难道是玉床起到了作用?”另一位女随扈问道。刘婧依摇头:“绝不可能,这玉床虽能够疗养伤势,但绝不可能让人起死回生。”

女随扈像是想到了什么,开口道:“莫非,莫非是下界功法的奇特能让人起死回生?”

刘婧依点头:“有这种可能,快去取几颗玉露丸来,不能让他死了,让我好好研究一下下界修者的修炼体系。”

不久,女随扈取来了两颗玉露丸。玉露丸晶莹剔透的药丸,上面汇聚了强大的灵力,在分舵内也是稀罕的东西。刘婧依喂男人吃下了玉露丸,转身又说道:“如果谁把他的消息泄露出去,我绝不放过她。”两个女随扈急忙点头。

刘婧依转而又开始盯着男人,越看越觉得顺眼,她甚至已经想好了怎么研究他,先从皮肤和肌肉一层层割开,再到内脏和骨骼,闻一闻让人兴奋的腥味,还能尝一尝新鲜的血液,慢慢地研究,或许还能听到男人的惨叫和哀求声。对,不能让活体死去,再用羊肠线一针一针缝合,喂他吃玉露丸,让男人再度康复,周而复始。

想到能够窥探掌舵所说的下界修者体内的一片汪洋,刘婧依心中就急不可耐,与原本的温婉内敛远远不同了。

比武竞技大会临近,隋国皇族和世家,以及那些江湖中的势力都受到了邀请,就连其他五国分舵也派出了观战的使者,前前后后一共有数百人之多。一时间,登仙门隋国分舵也开始热闹起来,男奴们每日忙着扩建比武场,众多闭关的弟子也纷纷出关。

原本“阴气森森”的登仙门隋国分舵,终于有了男人的气息,众多世家子弟成群结队,在分舵内赏花赏草。对于这些世家子弟来说,参与竞技大会事小,能够得到仙子的垂青事大。一旦有女弟子嫁到家族中,他们在家族中的地位一定会水涨船高。

这日,登仙门非常热闹,掌舵要在比武竞技开始之前,邀请众人参加宴会。说是一场宴会,实际上是一场相亲会,各大世家的长辈带着家中的青年俊杰,和分舵内的女弟子们互动。

一大早,慕容琇就不知所踪,而余夕瑶也就被刘婧依请走。黄逍不放心余夕瑶,跟着两女一个上午,好在刘婧依除了问有关修炼的事情外,也没做别的事情。而余夕瑶本就对登仙门之人有防范,也吃不了亏。

后来,一大群世家子弟混迹在一处,众多纨绔臭味相投地有说有笑,时不时调侃外门的女弟子,这时,黄逍探头探脑地混了进去。

“我没见过你,怎么这么眼生。”一个肥头肥脑的家伙问道。

“我才没见过你,你才眼生!”黄逍反问道。那胖子见黄逍无所畏惧,顿时对黄逍来了兴趣,他是这帮人的头,还从没有人对他这么说话。胖子低咳了一声,公布了显赫身份:“本少是隋国镇国将军府风流倜傥威名远扬人见人爱的张铎张三少。”

黄逍从没见过这么臭美的人,甚至臭美超过了自己,也从没听说过什么镇国将军府,他只是随口附和道:“原来是大名鼎鼎的张三少,您的大名可是飘到了其他五国了,我都听说了。”

“啥?”张胖子又兴奋又好奇,整了整衣服,“你说的是真的?”

“张少,你可别被他骗了,先问清楚他的来路,这小子来路不清。”一个黑黑的矮子说道,他是隋国李尚书的庶出子弟李响,也是张铎的跟班。

“我问你,你叫什么名字,哪门哪派的?”张三少问道。

“在下黄逍,不瞒几位,我的师门刚从陈国来到隋国,一路上经过了其他几国,我的师门叫做古墓派,我们是守墓的,我跟着长辈来参加聚会。”黄逍轻轻地说道。

“古墓派,没听说过。”一群世家弟子开始议论纷纷,不过他们没听说过的门派多了,也就没有细究。

“你们古墓派是专门负责守墓的吗?”张铎又问道。黄逍脸不红心不跳地笑道:“我们古墓派守墓的名声一流,在隋国还没展开业务,张少有业务介绍吗?”实际上,古墓派在地球上都是盗墓。

“去去去,谁给你介绍守墓,我家才没死人。”张胖子不耐烦地说道。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