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 > 不爱新欢只爱前妻
不爱新欢只爱前妻

不爱新欢只爱前妻 夏浅陌 著

连载中 喻池烨叶

更新时间:2021-12-08 22:30:15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夏浅陌的原创小说《不爱新欢只爱前妻》,主角喻池烨叶,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满心欢心拿着怀孕通知单回家竟然撞见老公出轨,还被强行要求脱光衣服就行3p,婚姻远不止如此……...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第3章

  "对不起,我……"

  叶锦绣刚要解释,就听身后传来冷冰冰的声音,"这种人,不配你倒茶。"

  喻池烨嗓音如同寒冰,叶锦绣头埋在了胸前,知道自己再解释,也没有用了。

  换来的,只会是喻池烨更加疯狂的嘲讽。

  喻露露松开了手,眼底浮现一丝得意,假意解释起来,"堂哥,你不要这样说……"

  "滚出去。"

  喻池烨面上覆盖一层寒霜,喻夫人也皱眉,"真是有妈生没妈教,还不快滚?"

  叶锦绣心中波澜汹涌,却只能忍住眼底的湿润,转身走出了大厅。

  身后传来喻夫人骂骂咧咧的声音,她如同在刀尖上行走一般,每一步,都刺痛心扉。

  站在喻家门外,她冻的直跺脚,冷风呼呼刮过,她外套忘了拿,只穿着薄毛衣。

  叶锦绣抱着双臂,身体还在不断颤抖。

  佣人看见她这副模样,眼里满是同情。

  她别过头,如清水潭般澄澈的双眸,盯着外边的街道,想起肚子里的孩子,心里一阵酸楚。

  "哟,我当这是谁呢,原来是喻少夫人啊。"

  喻露露骄横的声音打断她的深思,叶锦绣抬起头,看见是她,倒退了两步,身体隐在蔷薇花下。

  "怎么,这就怕了?"

  喻露露红唇轻扬,一身桃红呢大衣,称的她身材婀娜,风光无两。

  看见叶锦绣这副狼狈模样,她更加得意,"当喻夫人的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很刺激?"

  叶锦绣沉默不出声,死死闭着嘴巴。

  喻露露水晶指甲缠绕着卷发,嗤笑道,"你在喻家,连下人都不如,这种滋味怎么样?"

  被如此嘲笑,叶锦绣没有和她斗嘴的心思,"不关你的事。"

  "抢了姐姐的男人就够恶心了,竟然还能这样不知廉耻的留下来,你还真是够厚脸皮的。"

  喻露露眼角露出浓浓讥笑,叶锦绣心烦意乱。

  当年,分明是叶明珠去了国外,放弃和喻池烨结婚的机会,父亲才把她嫁给喻池烨。

  怎么在他们眼里,她就成了抢姐姐的男人?

  喻露露上前,一把拽住她的头发,眼眸里满是恨意:"我告诉你,只要有我在,你就别想在喻家过上好日子。"

  狠狠一拽,叶锦绣痛的差点叫了出来,喻露露放开手,嚣张一笑,"放心,喻家所有人,包括我那堂哥,都恨不得我打死你。"

  没有什么比这句话更伤人。

  叶锦绣心里一声冷笑,上前一步,细高跟重重踩上她的脚,狠狠辗转。

  喻露露大惊失色,刚要叫,就听叶锦绣贴在她耳边,声音冷如寒霜,"刚才,佣人看见你扯我头发了。"

  她不傻,只是不想当着喻池烨的面任人宰割。

  她扬起头,看向喻露露的脸,目光淡然,满是镇定,"我在喻家怎么样,轮得到你这种下三滥的交际花评判么?"

  喻露露震惊的倒退两步,这个叶锦绣,哪里像叶明珠说的那样,是个软弱无能的包子?

  她强作淡定,挤出一丝难看的冷笑:"你给我走着瞧!"

  见到喻露露转身进了喻家,叶锦绣才松了口气。

  她一直,都讨厌这样的针锋相对。

  在门外等了一个多小时,迟迟不见喻池烨出来,叶锦绣蹲在蔷薇花下,静静看着花瓣飘落。

  稳稳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她心里一喜,连忙起身,腿却已经蹲麻了,高跟鞋此时一崴,她的脚也差点扭过去。

  千钧一发之际,一只手,牢牢将她的身体稳住。

  不是喻池烨的味道,她心里一惊,慌乱起身,挣脱开那人的束缚。

  抬头一看,是喻池烨的堂弟,喻非泽。

  喻非泽一身黑色风衣,面目清淡如水,温文尔雅,看见叶锦绣错愕的面容,他眉头一拧,"锦绣,你还好吧?"

  他的手还扶着她的手臂,她轻轻推开,心止如水,"谢谢,我很好。"

  她虽然一脸淡定,但是一双深渊般的琥珀眸子,却骗不了人。

  "你说谎。"

  喻非泽见她冷的脸上惨白,脱下风衣,一阵心疼,"当年,如果你不拒绝我的表白,现在……"

  "非泽,对不起。"

  叶锦绣拒绝他的外套,抬起头,朝他清雅一笑,"这件事情,是我自己的选择,和任何人无关。"

  喻非泽喜欢她,她是知道的。

  三年前,她选择接受父亲的安排,但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喻非泽握住她的手,无奈又宠溺:"你什么时候想回到我身边,我都会欢迎。"

  这话昂贵的让人承受不起。

  叶锦绣刚要推辞,就听见一声冷冷的嘲笑,"堂弟,看来你喜欢捡别人的破烂?"

  喻池烨不知何时出来,手里拿着叶锦绣的外套,见两人挨的紧密,他眉头一锁。

  冬日朦胧,蔷薇花下的叶锦绣小脸被冻的惨白,让人心里泛起怜爱,远山一般淡雅的眉微微蹙起,似乎有抹不平的忧愁。

  一双杏眼正定定的看着他,眼神无意流转,都摄人心魄。鼻尖挺翘,如慵懒的小猫,粉嘟嘟的嘴唇此时紧抿。

  似乎是在紧张。

  喻非泽冷哼:"喻池烨,如果你对锦绣不好,我迟早会把她抢回来的。"

  这话让人心里一暖,叶锦绣不感动,是假的。

  她吸吸鼻子,想说话,就被喻池烨丢来的外套砸中。

  喻池烨嘲讽的看着他,像是在看一个幼稚园的小孩,"她死皮赖脸要留在喻家,与我无关。"

  话比这冰雪三尺寒冷,叶锦绣双腿冻的麻木,心,也早就麻木了。

  跟着喻池烨坐上了车,车内的暖气,让她终于缓了过来,车外,喻非泽一动不动立在原地。

  他眼神深幽的看着车内。

  叶锦绣不敢去看,知道如果她乱动,喻池烨势必会更加恶言相对。

  冻僵的双脚终于恢复了些知觉,喻池烨冷笑:"最近胆子挺大,敢当面勾引男人了。"

  他坐在前排,修长好看的手指握着方向盘,眼神冰凉的注视着前方。

  叶锦绣没有心思和他吵闹,"只是偶然遇到,我和他……"

  "与我无关。"

  喻池烨毫无温度的声线打断她的话,眉眼之间,没有任何温柔可言。

  她心底一沉,她早就该知道,他不会听她任何解释……

  "如果你影响了喻家的脸面。"

  他嗓音低沉,肃穆的让人心都吊了起来,"我不会饶过你。"

  他这样冷血无情,她还有什么期待?

  听到这话,她侧头看向窗外,鼻腔酸酸的,她强忍住内心波澜。

  就在这时,喻池烨的电话响了起来,不知道电话那头说了什么,他声音一瞬温和下来,"好,我来接你。"

  几秒之间,他的态度截然不同。

  叶锦绣想起一句话,他哪里是冷漠,只是暖的人不是你而已。

  心里酸涩,席卷全身……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