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替身鲜妻:总裁别宠我
替身鲜妻:总裁别宠我

替身鲜妻:总裁别宠我 萝渊 著

连载中 梁慕双刘金山

更新时间:2021-10-16 19:53:12
《替身鲜妻:总裁别宠我》作者:萝渊,都市类型小说,主角:梁慕双刘金山,本小说主要讲述了:“记住,你是冉冉!” 梁慕双嫁给了许多人梦寐以求的白马王子。 一纸婚书,他宠她入骨,不让任何人伤害她 可她明白,华丽丽的背后,她只是一个替身……...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梁慕双几乎是僵硬着身体停下的。 她紧紧咬着唇,回过头去,竭力用平静的目光瞧着男人。 权泽烨拿下吧指着地上的那个红色结婚证,声音冰冷;“捡起来。” 梁慕双垂在身侧的指头收紧,沉默不语的捡起了结婚证,低垂着眉眼,也没看男人,只是小声的问:“可以了吗?!” 权泽烨眉头依旧狠狠地皱着,这女人越是这样,他心底就越是压着一股说不出的火气。 眸色阴沉,他背过身去没有说话。 梁慕双安静了站了一会,也没有说话,直接转身,往楼上走了。 她直接去了次卧,关了门后便靠着门板,无力的滑下了身体。 一开始还期待着的婚姻生活,到头来猛然发觉,不过是一场毫不留情的利用。 权泽烨对于她,根本没有一丁点的感情,她只是一个替身。 梁慕双将脸埋在膝盖里,陷入了深而沉重的悲伤里。 她在屋子里一待,就直接到了傍晚。 光线渐渐消退,屋子里慢慢变得漆黑一片。 梁慕双靠着门板站起来,在地上坐了太久,血液不通畅,她一瞬间有些眼前发黑,连忙扶住了墙壁缓了缓。 想了一个下午,她早已经平静了下来。 也想通了,对她与他之间的婚姻抱有期待,是她自己的自作多情。 明明从一开始,她就知道自己是只是顾灵冉的替身,她只是一个拿钱陪睡的工具,竟然有了那种不该有的奢望,是她的错。 深吸了一口气,梁慕双打开了房间门。 外面也是一片漆黑,好像没人。 难道权泽烨离开了?! 梁慕双摸索着,找到了客厅灯的开光。 啪嚓——灯光亮起,屋子里空荡荡的,果然没人。 他走了吗?! 梁慕双想着,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莫名的有些失落。 肚子饿得厉害,她摇摇头将权泽烨从脑子里丢出去,打开冰箱,发现里面竟然还有新鲜的蔬菜,就挑了一些出来,给自己做了一碗番茄蔬菜面。 她一个人在厨房里忙碌,并不知道,外面的客厅,有高挑挺拔的身影,回来了。 权泽烨是出去买晚餐的。 就算这个女人要把自己气死了,但他还是担心她会饿坏了身体,兀自生着气的去把晚餐买了回来。 但他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自己在厨房坐起了吃的。 果然是饿了吗?! 放下东西,他抬脚朝着厨房走去。 梁慕双做好了面,滚烫的面条装进碗里,再加上色香诱人的番茄汤汁,看着就让人食指大动。 她心满意足的端起碗,往外走去。 刚到门口,猝不及防的迎面走过来一道高挑的身影,突然吓了梁慕双一跳,她手一滑,手里的碗就直接掉了下去。 滚烫的面条和汤汁全都倒在了她的脚背上,烫得她下一秒就跳了起来,不停的喊疼。 “笨蛋你!”权泽烨面色微变,一步上前来就直接将梁慕双横抱起来了,快步朝着最近的卫生间走去。 “好烫,好疼……”烫伤最是哪首,梁慕双泪花都出来了,脑子一片空白,只知道脚疼。 权泽烨看着她难受的样子,眉头死死的拧紧,加快了脚步,几步冲进洗手间里,将女人放在浴缸边上坐好,随后伸手取下淋雨碰头,打来冷水,对着梁慕双受伤的脚背冲洗。 她两只小脚丫都被烫到了,白皙的肌肤红了一片,隐约有水泡冒了出来,伤得不轻。 “好疼啊……”就算是有凉水冲着,那股烫伤的疼还是不停歇的钻出来,痛得梁慕双只想哭。 “忍一忍,我马上带你去医院。”权泽烨继续用冷水冲着,搂着梁慕双肩膀的那只手安抚的轻轻拍着,紧皱这眉头盯着梁慕双的烫伤,眼里尽是担忧和关切。 梁慕双的注意力,渐渐被这样的他给吸引了过去。 心跳又一次开始异常的加快了,这种感觉十分陌生,也……十分危险。 梁慕双猛然回过神,连忙在心底告诫自己不要乱对着权泽烨动感情。 这个人的心里,可只有那个顾灵冉。 她极力不去看满脸在意和紧张的权泽烨,而是盯着自己通红的,还带着水泡的脚背。 权泽烨用凉水仔细的降温冲洗了一遍,随后抱着梁慕双,用最快的速度送到了附近的医院。 等到伤口处理完了回来,已经快到了半夜的十二点。 梁慕双两只脚上都涂着药膏,不能走路,只能让权泽烨抱着她下车。 这么折腾了一路,梁慕双本就空着的肚子饿得更加厉害,还没进到了家门,就已经咕噜咕噜的大声响了起来。 她雪白的脸蛋登时就红了,一天之内在权泽烨面前叫了两次肚子,真是够丢脸了的。 权泽烨失笑,紧张的绷了一路的脸终于缓和下来,他将梁慕双轻柔的放在沙发上,开口丢下两个字:“等我。” 说完便朝着一旁的餐桌走去,那上面摆着他刚刚回来时候买的晚饭,不过现在已经全都凉了。 权泽烨拧眉想了一会,还是将几分外卖全都提进了厨房里,得热一下,才能给冉冉吃。 可等他进来厨房,看着那一堆他从来没有用过的家具,他又犯难的皱起了眉。 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他,从来都饭来张口的,什么时候自己下过厨。 面对着厨具,权泽烨愣了一会,还是折返回去,绷着一张冷脸问梁慕双:“菜要怎么热?!” 梁慕双呆了一下,他要给自己做饭?! 为什么?! 权泽烨见她一直不回答,就是傻兮兮的愣着,不由又出声说:“回答我。” 梁慕双急忙回过神,嗓音有些哑的说:“你打开火,然后把菜倒进锅里,热了就可以了。” 听起来很简单。 权泽烨再一次回到了厨房。 半分钟后,里面传来一声清脆的盘子摔碎声,伴随着权泽烨一声低骂。 梁慕双怕他在厨房不小心伤到了自己,连忙光着脚下床,她脚背还是红肿的,用力就疼得厉害。 可厨房里紧跟着又传来一声盘子摔碎声,梁慕双心里着急,也顾不得自己了,快步就朝着厨房小跑过去。 “怎么了?!” 厨房里一片狼藉,权泽烨的确是打开了火,但是锅却还放在另一边,几个盘子凌乱的摆在流理台上,外卖盒子挤在一堆,有些食物被腾出来了一半,另一半全都洒在了地板上和流理台上。 场面十分混乱。 梁慕双不由无奈,说道:“算了,还是让我来吧……” “你进来干什么?!”权泽烨绷着冷脸吼道,几步走过来,不讲道理直接就横抱起梁慕双,硬是将她又抱了出去,放在沙发上。 “你给我好好坐在这儿,要是再敢随便下来,信不信我马上就把你从窗户丢出去!”权泽烨沉声威胁,可那话语的紧张,还是掩饰不住的流露了出来。 梁慕双心里不由一暖,随后又猛然酸涩起来。 他关心的,是顾灵冉,不是她。 别再会错意了,在他眼里,她根本不是梁慕双,而是顾灵冉……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